以专业化整合放大国有资本功能(观象台)

中国青年网

发布时间: 今天中国青年网官方帐号

微[302969]熊猫助学0定金,出分再付,保障安全。专业托福家考雅思PTE、GMAT、LSAT、Gre、托业助考.咨询一下不吃亏,您给的信任,我们对得起

  2021年6月28日,祖国大西南金沙江大峡谷里的白鹤滩,迎来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  这一天,阳光灿烂,万众瞩目的白鹤滩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。我们站在高处的观景台上,俯瞰白鹤滩水电站,它真是气势不凡。拱形结构的大坝,连缀起两侧的青山,迎接着滔滔的江流。从高耸的大坝泄洪口,江水激射而出,飞溅起白色的水雾,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犹如“白鹤亮翅”。再看库区水面,碧波浩渺,倒映着四周群山,真是一幅“高峡出平湖”的美丽景观!

  源远流长的金沙江,在这不平凡的十年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?这原本人迹罕至的荒山峡谷里,人们是如何创造出世界奇迹的?

  “金沙咆哮出渝州,翻卷腾越鬼神愁。白鹤冲天布祥瑞,银线穿云贯九州……”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,一位84岁的老人在报纸上看到白鹤滩水电站工程即将竣工的消息,心潮起伏,夜不能寐。他含着热泪,即兴写下这首诗。

  老人名叫蔡兴楷,与白鹤滩水电站有着不解之缘。那里,有他的青春和梦想。

  新中国成立初期,全国水电装机容量仅有36万千瓦,远远不能适应国民经济恢复与发展的需求。而汹涌澎湃的金沙江,蕴藏的水力资源达1亿多千瓦,占长江水力资源的40%以上,是我国的“水电富矿”,一旦开发,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将不可估量。于是,在国家的号召下,一大批水电人毅然选择扎根大西南,开发建设水电站。那时候,蔡兴楷风华正茂,他和几百名队员一道,翻山涉水,进驻金沙江畔的白鹤滩河谷地区。一直到1962年春,因种种原因,蔡兴楷们壮志未酬,饱含泪水、心情复杂地撤离了白鹤滩。

  但是,梦想并不会因此熄灭。2002年,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开发建设工作正式拉开序幕。同年,国家明确由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为项目业主,由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东院”)负责白鹤滩水电站的勘测、设计工作。从迷茫到笃定,从探索到优化,从梦想到现实,白鹤滩水电站由此走上艰难的核心技术求索之路。

  万事开头难。从2006年到2010年,整整5年间,华东院驻云南省巧家县办公楼里的灯光,几乎就没有熄灭过。设计人员熬更守夜、加班加点,所有的辛劳和付出,只为了白鹤滩水电站能够按照既定时间和目标开工。

  陈森从西安理工大学毕业后,便来到华东院。第一次到白鹤滩时,陈森才22岁。这里留给他最深的印象,就是气候。“那时候的巧家县城规模不大,没有什么高楼,遍地都是甘蔗,就连空气都是甜丝丝的。冬天非常暖和,毛衣都不用穿。夏天就不行了,整个峡谷像个大蒸笼。”5、6月份,白鹤滩天气最干最热,地面温度常常在40摄氏度左右,像是着了火。陈森的头上、身上经常汗水淋漓,脸上常常一脸灰,用手一抹,就是几道黑手印。

  2018年以来,为了尽快推动淹没区移民工作,华东院集全院之力,开展移民工程施工图勘测、设计工作,将相关专业人员抽调至现场集中办公,尽全力提高出图效率和设计质量,“一切都是为了让水电站建设项目早点‘跑’起来。”陈森说。

  从春天到冬天,许多员工每年在施工现场的时间都在200天以上,有些甚至是夫妻俩一同进驻施工现场。无暇照顾家里的老人与孩子,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眼前的工作中。华东院市场总监、白鹤滩库区项目部经理翁小康告诉我们,那个时候,他们现场勘测设计人员,持续保持在100人以上,高峰时有1000多人,设计的各种工程图达1万张以上。从中可见工程规模之大、投入之多。有一次,钻机需求量太大,他们千方百计从各地筹措钻机资源,仅用一个多月时间,就调来209台钻机,高效地完成钻探作业。

  “世间万物都有其规律,认真掌握它、遵循它,才能事半功倍。”为解决工程沉降控制问题,华东院的工程师梅龙带人开展技术攻关,嘴唇上急得起了泡。他带着勘测设计和施工管理人员,实地考察,了解现场施工中的问题及作用机理,最终提出“智能碾压”和“智能强夯”的数字化方案。他们这一组人马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鞋子不知道跑烂了多少双,但他们精神饱满,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。

  2017年8月3日,白鹤滩水电站主体工程经过核准,开工建设。这是继溪洛渡、向家坝水电站建成投产和乌东德水电站核准建设后,中国甚至世界水电史上又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。

  多年来,汪志林一直跟着江河走,参与了我国多项水电工程的建设工作。2007年,他出任中国三峡总公司溪洛渡工程建设部副主任,在水电工程方面,积累了丰富经验。2014年12月,他来到白鹤滩峡谷,担任白鹤滩工程建设部主任,主持白鹤滩工程建设部工作。

  与建在地面上的水电站不同,白鹤滩水电站的机组厂房全部建在地下。厂房、输水系统、泄洪系统、交通网络等在金沙江畔的大山内部纵横交错。所有地下洞室连接起来,总长度达217公里,跟庞大的“地下宫殿”一样。而坝区岩体容易破碎、变形,这就像在一个奶油蛋糕夹层里掏洞一样,既要保证安全,还要让外部不变形。

  汪志林带着一班人上阵了。为了找到最佳施工方案,他实地考察各种隧道、铁路开挖工程,寻找可以借鉴的技术。没有白天,没有黑夜,他与设计团队、施工团队不断地探讨施工方式。肯定,再否定;否定,再肯定。方案从无到有,在不断的打磨中逐步成形。在白鹤滩水电站建设过程中,汪志林还多次组织力量进行科技攻关,形成一系列创新成果:全面应用智能通水技术、实现大坝混凝土精准化温控、应用低热水泥建设高拱坝……

  2018年元旦,当很多人正沉浸在节日的喜庆氛围中,华东院的方丹却突然接到工地一线的紧急电话:右岸地下厂房南端洞段围岩变形量突然增大,喷层混凝土开裂,衬砌混凝土发生鼓胀,钢筋明显弯折。方丹意识到,如果不及时解决问题,洞室随时都会垮塌,后果将不堪设想!白鹤滩水电站建设有世界最大地下洞室群、最大调压室群,哪怕洞内掉下一块石头,都是巨大危险。方丹是华东院驻守施工现场的相关技术负责人。情况万分危急,容不得半点迟疑,她立即返回工地,加入白鹤滩工程建设部临时组建的青年创新攻关小组。一帮人夜以继日、不眠不休,鏖战了三天三夜,终于找到了原因——C4号层间错动带再次发生异动。接着,又是几个废寝忘食的日夜,攻关小组以最快速度,拿出解决方案,最终顺利排除了险情。

  这支青年创新攻关小组,当时的平均年龄不到33岁。他们个个生龙活虎,身上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。在白鹤滩,他们累计开展科研创新活动50余项,发表相关论文80余篇,申请专利100余项。这些努力与成绩,让白鹤滩水电工程的基础更加牢固。

  白鹤滩水电站蓄水以来,每天清晨,白鹤滩工程建设部大坝项目部副主任王克祥都会来到大坝各层廊道、各个堵头处,这里摸摸,那里照照,仔细查看有没有渗水、变形等异常情况。一趟下来,至少需要4个小时。

  王克祥参与过长江三峡、溪洛渡等10余座水电站的建设,在水电行业工作刚好30个年头。6年前,王克祥完成溪洛渡水电站工程施工任务后,转战白鹤滩。上岗不久,白鹤滩水电站大坝在坝基开挖时,遇到山体裂隙多、土壤松弛的难题。不知熬了多少夜晚、掉了多少头发、查了多少资料,王克祥与团队通过数十次技术论证和现场试验,终于创造性地提出操作方案,成功解决了难题。他们在白鹤滩河床坝基固结灌浆中,创下每天超过3000米的强度纪录,把我国的灌浆施工技术水平提升到世界领先水平。

  在白鹤滩水电站的6年中,王克祥在家只过了一个春节。他说:“能参加大国重器建设,我自豪,家人也因我而感到光荣。”

  要将40%以上的长江水资源调动起来,使其源源不断地输出清洁的电力,白鹤滩水电站必须有强大、健康、充满活力的“心脏”。这颗“心脏”,就是精准、稳定、高效的水轮发电机组。

  白鹤滩百万千瓦机组发电机总设计师张天鹏,自2013年起,就和团队一道,进行了若干轮仿真计算、试验验证。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挫折后,他们终于成功研发出磁极绕组空内冷技术,为发热的水轮发电机有效降温起到重要作用。4年后,他们又研制出“平衡受力”的新型转子支架,以此确定了结构静强度等指标最优的转子支架方案。

  这些年,他们还在机组总体设计、水力、电磁、冷却、绝缘等9个技术领域进行了专项科研攻关,研发出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。

  在施工现场,我们还看到,大坝上空有7台颜色各异的缆机,正在有条不紊地工作。与缆机协同作战的,是一群“娘子军”,由36名女工组成。缆机凌空高架,操作强度很大,要求操作者必须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高度的责任心。听说,这群女工刚开始操作时,看着脚下的江面,没有不害怕的,有的人甚至坐在缆机轨道上大哭不止。但是,令人惊讶的是,她们很快克服了困难,适应了这份工作。她们从容冷静,一丝不苟,不仅与缆机配合默契,还能在嘈杂的生产施工现场,辨识出设备偶然的异响,用肉眼就能发现常人不易发现的问题。

  人心齐,泰山移。中国科学院、中国工程院等单位的多位院士、专家齐心协力,为白鹤滩水电站研究、建设倾尽智慧和汗水,献出无数的妙计。在他们的努力下,白鹤滩水电站实现了多个“第一”:单机容量100万千瓦居世界第一;圆筒式尾水调压井规模居世界第一;无压泄洪洞群规模居世界第一;地下洞室群规模居世界第一;300米级高坝抗震参数居世界第一;首次在300米级特高拱坝全坝使用低热水泥混凝土……

  大国重器的背后,汇聚的是中国顶尖的水电技术人才,书写的是中国水电由跟跑、并跑走向领跑的动人传奇,凝聚的是解决世界性水电难题的“中国智慧”和民族精神。

  “金沙自古不通舟,水急天高一望愁。何日天人开一线,联樯衔尾往来游。”这首镌刻在白鹤滩绝壁上的古诗,寄托着多少代人开发金沙江的夙愿。如今,金沙江畔,白鹤滩水电站大坝横空出世,横跨碧波,以雄伟的身姿,耸立在世人面前。

  2022年11月5日,白鹤滩水电站右岸10号机组通过72小时试运行,运转良好,正式投产发电。这是白鹤滩水电站投产发电的第十五台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。也就是说,白鹤滩水电站总安装的16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将很快实现。

  金沙江蜿蜒曲折,拥有巨大的天然落差。在这条江流上,仅是上游和中游,就建有数十座巨型水电站。而下游的向家坝、溪洛渡、白鹤滩、乌东德4个梯级水电站,均为世界级巨型水电工程。源于中国“心”的绿色电能,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再添新动力,为美丽中国建设增光添彩。

  白鹤滩水电站还为长江中下游再添一道防洪屏障,其预留的防洪库容达75亿立方米,是长江流域防洪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白鹤滩水电站与金沙江下游几个梯级水库携手相连,为四川宜宾、泸州等城市防洪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进入初秋,白鹤滩水电站库区更美了。放眼望去,起伏的群山与碧波粼粼的湖面互相映衬,显得生机盎然。

  “电站建好后,这里形成了高峡出平湖的景观,实在是太壮美了!”巧家县土生土长的摄影家张万高深有感触地说。最近10年,他走遍了白鹤滩的每个角落,用镜头记录下无数精彩的瞬间。他储存的上万张珍贵照片,详细记录下了这里发生的变化。

  截断高峡出平湖,百年梦圆白鹤滩。经过一代又一代人艰苦卓绝的努力,今天,白鹤滩水电站创造了世界水电站建设的传奇,巍然屹立于金沙江上,成为“西电东送”的重要能源基地。

  站高望远,眼前的“白鹤”,仿佛要展翅翱翔于峡谷之间。山清水秀,锦绣绵远,金沙江这幅绿色能源发展的巨幅画卷,正在人们面前徐徐展开……

托福网考是ibt
举报/反馈
扫码或添加302969咨询保分